弄子

不忘初心。

你一收破烂的还教别人造纸


最近喜欢金田一,坚定热血的二傻子。

他的劝说,大概也是更加平和。


今天是高一的最后一天。
终于放了假,熬过了乱七八糟的试题。然后看看电视,困在家里。
其实也没什么好干的。
本来我想写写日记,因为惰性让我一次又一次在日记本前提不起笔。以至于这段时间积攒了许多存活于脑中的记忆,轻轻一碰,一大堆东西便砸了出来。
我很乐意接住,我很享受文字于笔下畅游的快感。
晚上的时候看见班主任在群里说,因为身体的原因,下学期将不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
群里哀嚎一片,哭得稀里哗啦。
我觉得很悲伤。
早前就已经听说过小道消息,关于她的离开。传的很真实,甚至是说是她的亲口承认。
上午她在黑板的板书,不是十班的娃,而是十班同学。
我有点不好的预感。
可下午放学之时,她什么也没说,神色如常。

麻了个机,她害我出现这样伤心伤肺一波三折的心路历程。眼泪唰唰地往下掉,擦也擦不干净。

麻了个机,哪有个老师又鸡毛又眼尖,扶个别人去医务室都拿来专门表扬,谁有点小进步抓得比谁都快,一次次考试之前替我们一次次拉线复习,一张张制作反馈表上密密麻麻就签名处有点缝隙,次次以民主为重,袒护我们放任我们。

麻了个机!我他妈的什么时候有想起一个老师会哭的眼泪汪汪比喷泉还厉害。

群里开始爆大家的照片。
一张又一张,大都是班里最活跃的,和老师关系很好的同学。
我突然很恨我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们一样,多和老师交流交流呢?
莫名的情绪莫名的思绪混乱在一起,好吧我也搞不清楚了

姐姐落榜了。
我隔了九天才打電話給她。
因為我聽說她的心情很糟糕,把自己關在房門不吃不喝。而這個時候的安慰,實在是太尷尬無力了。
今天打給她,她的語氣意外的興奮。
少有的亢奮,甚至是激動。我甚至來不及記得迴應。
實話說,我很擔心。
我問她,高考完了,怎麼樣?
她說,她想去上海看看。
本以為她會說些關於未來選擇學業方面的問題,用那種她考完模擬之後,頹廢的語調。我沒想到,她會這樣回答。
那你現在有什麼計劃?
原本L姐也說去,但後來又說不去了。要不然你考慮一下也一起吧?
……
實話說,我越發的擔心。

这里是一个店铺,标注着明码的条规与分部。
它正式以一个店铺复出。代表了多少人对未来的憧憬与期待。
它积极地吸收着新鲜的血液,任凭其无所畏惧地成长,诚如彼时的我们,茁壮且向上。
它是一个店铺,不再是我们撒泼打滚的好去处。

伤害自己的话,听过就算了。别把它记录下来,想以此作为呈堂证供。
那样只会让你陷入一个沼泽,周围都是阴暗的,连你的心里也是。

老姐要加油啊,一个星期后就高考了。
想想原来你也快奔二了,乍一看我还以为,我还在心心念念留一块松糕给另一区的你。
你会上复旦的吧?你会像你爹妈一样,去学医吧?或者说,你会去当你的海豚训练师吧?
嗯,会的。
现在天气很热啊,都快40度了。
你要好好考啊,怕热我给你送两桶冰去。
虽然我家冰箱不太给力,但两杯还是有的。
甭临时真有什么高考考了也没用之类又挫又蔫的想法,大胆上吧,你还得给我补数学呢。
加油吧,骚年!

现在你爸比你还紧张吧?

不是每个大神都会像你
我的吐槽都有回应
这样闲的无聊的你
我应该好好珍惜

什么都不够。

我又逃走了。
如同一只丧家之犬。
那样灰溜溜的。
明明……
我出发点不坏。